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罗杰阿雅 我的狗

 
 
 

日志

 
 

深夜的仪式  

2009-09-05 22:21:17|  分类: 罗杰和阿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月中,总会有那么几天,它会因为吃得太多或者肚子不太舒服而要求在深夜或是凌晨出去。
  它趴在我的床边轻轻地哼哼,一种宣泄不满或是乞求的腔调。但睡眠的魔力似乎并不能让人那么轻易地放弃香甜的梦境,我没有醒,尽管我知道它在叫我。
  它开始舔我的耳朵,用那温暖柔软湿润的舌头,那是一种美妙的感觉,怎么说呢,在睡梦之中毫无疑问会让你产生足够的快感。我还是没有醒。
  那么,它开始实施它的最后一击,怎么形容这个动作呢,应该是接近于人类的轻轻用手拍的动作吧。这个动作对人类来讲绝对应该是一种不富有攻击性的动作,但它只拥有爪子,不具备人类扁平而柔软的手掌,但它也模仿得惟妙惟肖。爪子在我的被子上抓来抓去,但显然隔着被子睡得正熟的我不会有任何反应。那么,它也很清楚,刚才那不过是礼节性的接触,现在进入实质性的阶段。它明白,人类的皮肤是十分敏感的,甚至可以感知到来自一根纤毛的触碰,它用它那比我的拳头不会小多少的爪子来拍我的脸。我已经说过了,作为犬科动物,它尚没有完全掌握人类这种接触的动作,那么它的这种拍实质上只是让沉重的爪子重重地落在我的脸上,然后顺势滑下。那不仅仅是重量的问题,爪子上面骨质的爪尖像锉刀一样粗糙,不可避免地会在我的脸上留下伤痕。但是,造成伤痕的当然只是那么一两次。
  当再次听到它的哼哼时,我不理睬;舔我,我还是不理睬;拍我的被子,我还是不理睬;但是,当我已经感觉到那爪子就要落在我的脸上时,我一骨碌爬了起来。
  好吧,我像梦游一样地穿衣服,领着它下楼。
  夏天还好,在冬天——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
  但它很少立刻就在草地上解决一切,先是围着草地疯跑一圈,我可以理解那是为了促进肠道蠕动,然后低头将鼻子垂落到地面上,开始没完没了地寻找,嗅、闻,那几乎是一个仪式,它在寻找曾经留下的气味。完成这个最基本的动作似乎还需要以嗅觉刺激来协助。终于,它像是要在草地上那块散发着它熟悉气味的地面上形成一个最标准的圆,小心地旋转,终于蹲了下去,身体弯成弓形,用一种陌生的目光看着我。
  终于完成了这次复杂的仪式,在草地上留下了那几块粪便。随后,排泄时那种僵硬与不安似乎瞬间离它而去,它突然间恢复了活力,向前走了几步,迅速地对自己刚刚完成的这项活动嗤之以鼻,用两条后腿向后扬起一点草屑与尘土。这不过是远古时留下的记忆而已,以此让尘土和草盖在自己的粪便上,以使气味存留得更久一些。
  它还要奔跑,它在黑暗中噼里啪啦地跑起来,还要在草地上打滚,直到消遣够了才向门边跑过来。
  我还在自己的梦里,我执着地留在那里,但这并不是一个快乐的梦。
  它带着夜的气味向我跑来。
  我们一起上楼。
  我不知道自己还要多久才能进入另一个梦。

 

站起来!

深夜的仪式 - 黑鹤 - 罗杰阿雅  我的狗

 

准备出发罗
深夜的仪式 - 黑鹤 - 罗杰阿雅  我的狗

 

我们回来的样子

深夜的仪式 - 黑鹤 - 罗杰阿雅  我的狗

 

我们总是在一起

深夜的仪式 - 黑鹤 - 罗杰阿雅  我的狗

 

走丢了一个

深夜的仪式 - 黑鹤 - 罗杰阿雅  我的狗


 

  评论这张
 
阅读(639)|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