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罗杰阿雅 我的狗

 
 
 

日志

 
 

小金子在长大  

2009-08-30 23:38:44|  分类: 罗杰和阿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成长
  在罗杰隐秘而迅速地成长的那段时间里,我几乎没有注意到它的变化。
  在草地里,人们对于一头狗的称赞更多地只来自于某种更具实际性的意义,它是否是一头强悍得可以独自咬死狼再拖回家的能够承担卫护营地责任的牧羊犬。
  直到有一天,我听到了第一声赞叹。
  当时,一个小女孩和她的妈妈停下来看着罗杰。
  问我它叫什么名字。
  “天啊,它应该叫巧克力。”那个带着小女孩的妈妈露出与她的女儿一样快乐的表情。
  此时,我才试着真正地去审视它。
  确实,在不经意间,它已经成长起来了。
  那种属于幼犬的黯淡无光的茸毛已经不知不觉地消退了,此时展现在我面前的是一种介于暗金色或淡巧克力色的闪亮的被毛,在阳光下真的像明亮的铜一样闪闪发亮。当然,我更愿意把它称作是流动的小金子。
  其实,那种成长尽管是悄无声息的,但也有一个缓慢的过程,只是我没有过于注意罢了。
  一切都在慢慢地发生变化。
  一个朋友送给它的那只上面缀有漂亮银色铆钉的项圈,那确实是一只巨大的项圈,最初它刚戴上的时候显得有些滑稽,又粗又重的项圈挂在它纤细的脖子上晃里晃荡,它只要一低头,那项圈就滑落下来。尽管我已经将扣眼扣到最里面的一个,但这个项圈当它的腰带也显然也绰绰有余。
  还有它那只蒲草编成的窝,总是可以让它在里面睡得仰面朝天,随心所欲。
  但当成长到来时,也许可以称为完成之后,一切都突然之间发生改变。
  当我意识到的时候,这已经不再是那只可以随随便便抱在怀里的小狗了。
  真的,一切都在改变。发生了像童话中一样美妙的事,尼尔斯终于变回正常的体形,于是一切都变小了,那只负载着它飞行的白色的家鹅,还有小仓鼠,还有阿卡队长,总之一切都变小了。
  是的,那又厚又重的项圈戴在它那肌肉发达的脖子上刚刚好,我已经将扣眼放到最后一个。
  而那只窝,突然之间变小了,简直是太小了。我注意到它要在窝里下躺下的时候,先在窝里轻轻地转着圈,像在盘一圈绳子,然后小心翼翼地趴下。
  它的一部分身体,也许是头,或是腿,在它睡着之后,就会落在窝的外面。
  它太大了,它从窝里流淌出来了。我的妻子额尔古娜曾经这样说。
  当我躺在椅子上看书的时候,罗杰无声地走到我的身边。它只是静静地看着我,什么也不做。但这种注视会让我感到不安,因为我无法拒绝那乞求接受的眼神,只好做出一种接纳的手势。它高兴地跃起,将两只前爪搭在我的腿上,然后将头埋在我的怀里。说实话这姿势它并不是很舒服,但它就可以这样呆上很久。
  随后,它需要更加接近我。它爬上我的身体,小心地挪动着爪子,谨慎地选择落脚的地方,像极了一只将要孵蛋的母鸟,生怕踩坏了脚下的蛋,然后慢慢地卧下。
  我的体重九十五公斤,它的体重是三十五公斤,加在一起是一百三十公斤。那把帆布椅是探路者的产品,在一次促销时我买下的。质量真是过关,竟然没有被压坍。
  它的爪子踩在我的身体上,力量,噢,力量。它根本就意识不到,它已经不再是那只小得不能再小,以至于可以放在我靴子里的小狗了。
  噢,我的小金子。
  
它喜欢骨头
小金子在长大 - 黑鹤 - 【格日勒其木格·黑鹤】的博客

 

小金子在长大 - 黑鹤 - 【格日勒其木格·黑鹤】的博客

 

奔跑——金色的影子
  
  
  罗杰刚刚到来的时候,我急于带它去外面透透空气,同时也解决排泄问题。
  那时正是北方的隆冬,零下二三十度的天气。
  我试着领它奔跑。
  在被车压得像冰一样坚硬的雪层上,我轻轻地在前面跑,它跟在后面,跑得摇摇晃晃,无论是幼犬圆桶形的体型还是它那太短小的腿都表明它还不太适合这种奔跑。
  但是它跑得非常卖力,在地面上像个滚动的肉团。
  并没有跑多远,它就在后面一边跑一边哀哀地啼叫,真的是像小狗一样的啼叫。
  我伏下身抱起它,它小小的身体在微微地颤栗着。它的爪垫是粉红色的,那么柔嫩。这个小小肉体的热量还不足以抵御北方冬季刺骨的寒冷。
  我抱着它回家。它的身体给我的感觉柔若无骨,它那细瘦的骨头还没有完全坚硬到可以支撑它身体的重量,它像是一个软体动物。
  温暖的小东西。
  我想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们就已经在达成一个最初的默契,我们必然是一对奔跑的伙伴。
  
  童年,我的身体一直不好,小学六年,有三年休学在家养病。
  大约是从十三岁那年的冬天开始,我坚持冬季长跑。
  我以一种似乎残酷甚至在其他人看来有些自虐的方式锻炼自己的身体,而事实证明这种方式确实很大程度地提高了我抵抗疾病的能力。我在北方隆冬近零下三十度的低温下只穿短衣短裤奔跑。但前提是要做好耳朵和双手的保暖。另外,我个人的极限是:在零下三十多度的低温下,可以跑七公里。
  经过这样的锻炼,我抵抗低温的能力越来越强,进山时,经常在结冰的河中洗澡而毫发无损。
  最早我住在这个城市的老楼区,那是中心地带,我要跑过一个灯岗,跑到一家德克士快餐店,闻一闻炸鸡块的香味,然后向回跑。后来我搬到火车站附近,我需要跑过两个十字路口,跑到一条长青饮食街,看遍食客进去时的急迫和出来时的慵懒,然后折返。后来在新区,从市政府前跑过,穿过据说当时是中国最大的广场,一直跑到电视塔,随后折返。这个往返的距离大约都在五到十公里左右。
  我就那样跑了很多年,一直是一个人。有两个朋友曾经短暂地陪我跑过,其中一个是因为失恋,希望以自虐的方式对待自己,从不锻炼的他把跑步当成一种对自己情场失意的惩罚。我要不断地停下来等待他,无法保持我一贯的速度,身体无法保持一个相对稳定的温度。那一天我差点冻僵。
  而因为他这种由于失恋的打击带来的这种自残行为,竟然让我对自己坚持多年的冬夜长跑生出一种莫名其妙的荒诞感来。
  另一个朋友陪我跑了几次,再也不跑了,当然也许是因为很多的原因,比如工作繁忙,或是要事缠身。
  总之,我一直在一个人奔跑,直到罗杰的出现。
  在罗杰生命里的第一个春天,它已经长成一只半大的小狗。
  记得第一次领它正式外出跑步时,冬天的积雪尚未完全消融。
  我换上运动服,穿上运动鞋打开门时,它出现在我的面前,目不转睛地看着我,它已经可以用眼睛传达自己内心的一种渴望。
  那时,我经常领它去室外,它已经明白走出这个房门,再下一段曾经在它幼小时简直是噩梦般的楼梯,迎接它的将是一个明亮的世界。那是与小小的房间迥然不同的世界,尽管它曾经以为床下的运动背包就是它的天堂。
  它想出去。
  带着它跑跑步试一试,这只是我最初的想法,在跑步的同时省去了遛它的时间,从统筹学的角度讲应该是一举两得的事。
  我领着它出去了。
  即使那时,我仍然不知道自己正在拥有什么。
  那时它已经愿意戴上项圈,同意被牵引绳束缚——当然这也是一头狗的妥协,或者可以说是被人类世界所接纳的必不可少的附加条件。
  我领着它跑出小区。
  它热切地跟随在我的身边,我们配合得还不是很默契,它因为奔跑本身的兴奋而不知所措,围着我的身前身后转着圈地跑,为了不被纠缠的绳子捆住或绊倒,我不得不像玩杂技的人一样一边奔跑,一边两手倒换着绳子,甚至不时地在快速奔跑时转一个身。
  要想停下来做这些动作几乎是不可能的,它太执迷于奔跑了,我想即使我勒紧绳子仍然不可能扼制它,而且可能会勒伤它的喉管。
  我不想做那样的事。
  想牵着一头从未训练过的狗一起跑步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刚刚跑上人行道,它就兴致勃勃地冲了出去,为了跟住它而不勒坏它的喉管,我不得不与它保持着相同的速度。
  它毫不顾及拖在它身后的我的存在。
  于是当它从一棵树边擦身而过之后,我则差一点一头撞在树干上。
  牵着它跑步几乎是不可能的。
  温暖的春夜里,路边仍然有一些散步的人。对于我,罗杰只是一只正在成长的小狗,而对某些天生对狗恐惧的人来说,这在黑暗中奔跑的显然是一头野兽。
  而且,如果将它放开,那么它会不会不管不顾地跳下人行道,冲到路中央?那结局会像很多城市里的狗一样,丧身在车轮之下。
  但我相信它已经基本上可以分辨我的语气和一些简单的命令,我估计不会有问题。
  我以极大的勇气松开了牵引绳,那像是将鱼放进大海,它几乎以惊人的速度消失在黑暗之中。
  我尽量放松心情,慢慢地向前跑,同时期望此时在前面不要有什么小孩子或是患有严重心脏病的老人出现——这种时间,这样的可能性是零。
  很快,它就从黑暗中又冲了回来,在昏暗的路灯光下,像一团鼓动的火苗,“呼”的一声向我扑了过来,然后在就要撞到我身体的同时与我擦身而过。它那么灵敏,留下已经拥有足够重量的身体那沉稳的力度和角质的爪尖与地面磨擦时的嚓嚓声。
  我继续慢慢地向前跑。
  很快,它又从后面追了过来,这一次它没有向前跑出很远,与我保持着大约四五米的距离在我的右前方颠跑,还不时地回头看看我是不是追上来了。
  我们跑得很好。
  不过,它毕竟是一头幼犬,对任何出现在它视线里活动的一切都感兴趣。每当看到一个行人时,它都会慢慢地追过去,试着了解他们的气味。
  对于狗,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态度,至少不是都很友好的。虽然我相信现在不会再出现那种会面对着孩子抽出枪的人,但也不排除一只穿着皮鞋的大脚会重重地踢在它的肋骨上。
  当前面的人行道上出现行人时,我就喊住罗杰,它则顺从地跑到我的跟前,让我为它扣上牵引带,于是我牵着它向前跑,直到越过前面的行人,确信周围无人之后,再放开它,任由它在我的前面自由地奔跑。
  当然,当它跑得纵情时,也会奔下人行道,跑到公路上。我大声地呼喊它,并用力拍打着自己左腿的外侧,以吸引它的注意力。它回头看我一眼,几乎立刻就明白,那是禁止的,当然它还不明白潜在的危险本身是什么。
  我突然意识到,它正在不知不觉间表现出一种枪猎犬的本能。
  我阅读过大量俄罗斯作家的散文,在那些优美的作品中,对猎犬有极其详尽的描述,甚至可以说是猎犬的品种指南。罗杰所表现出来的确实是一头优秀枪猎犬的基本动作,它跑动在我的正前方,以指示出猎物的位置,以“之”字形游移着前进。
  那是枪猎犬的品种被培育时被不断地巩固的本能。它不知道,但它会下意识地那样去做。
  我们的第一次跑步非常成功。在跑步结束进入小区一段大约五十米的路上,我像往常一样进行一段快速的冲刺,这次是我们一起冲刺。当然,它跑得比我快,超过我之后,跑到小区的大门口,它缓冲,然后回过头来,摇晃着尾巴热切地望着,然后跳起来,将两只爪子搭在我的身上。
  它站起来,已经快齐我的腰高了。

  评论这张
 
阅读(1617)|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